马云办学校

 按照阿里对外的说法,湖畔大学将专注于培养拥有新商业文明时代企业家精神的新一代企业家,主张坚守底线、完善社会。一位阿里的相关负责人则表述为,“你可以把它看成一个创业孵化投资基地”。史玉柱甚至把湖畔比作“黄埔军校”,“湖畔的第一期肯定是最牛的,因为黄埔一期是最牛的。”

事实上,在湖畔大学成立以前,国内已有为人熟知的四所商学院,它们被称为“BIG FOUR”:长江、中欧、北大、清华。马云自己就曾是长江商学院的首批学员。但他似乎想把湖畔打造成一所非典型的商学院。

他曾这样告诉湖畔的同学们,“MBA是没用的,经商就像打仗,跟上战场一模一样,很多人上战场就被打死了,剩下的都是活的。讲白了,企业追求的不是成功,而是不失败。”他还强调,人类犯的商业错误,最重要的也就二三十个,而湖畔将专门研究失败。在此过程中挖掘国内未来十五年之后的商业领袖,而这些未来领袖将在现在的这批创业者当中。

在学费方面湖畔也与“BIG FOUR”拉开距离。湖畔的学费是28万元/人,乍一看这学费也算是天价了,可是对比你会发现,和现在动辄七八十万元的商学院相比,湖畔算是“良心办学”了。锐波公司的90后创始人孙宇晨在网上记录道,“马云已经告诉我们,他说,28万元的学费平均每人成本27.5万元,他只赚5000块钱。”

笔试加面试,条件严苛,学员需要创业三年以上、团队超过30人

而在越来越多的商学院放宽门槛无需考试的今天,湖畔大学却设置了一轮又一轮条件严苛的选拔环节,而最基础的要求是,学员需要创业三年以上、团队超过30人。

 乡土乡亲的CEO赵翼告诉新快报记者,据他了解,在1月26日的面试以前,湖畔大学对100多个企业的CEO进行了拜访,最终才选出了48家企业的CEO,而他们都经历过一轮笔试,包括8个问题:在用户量、收入、利润里最关注什么,创业一定不做的事情是什么,创业以来对你影响最大决策是什么等等,整份问卷有2000多字。

1月26日的面试地点在杭州喜来登酒店举行,从上午11点一直持续到晚上7点多。一步入面试的大堂走廊,就能看到两侧挂满了48位面试者的20寸画像。

第一轮为群面:我选我的同学,湖畔的考官们将48名学员分为6组,每组8人,每4人围成一圈,分为里圈和外圈。有学员认为这个8人组合并不是随机的,而是有意为之,每组第一位成员一般年龄偏大,且每一个人所涉及的领域几乎没有交集。

先由里圈的4位同学互相介绍,主题为“因为我世界有何不同”。介绍的形式不限,可以是图文并茂的PPT式也可以是独白式,每人介绍完后,圈内的四个人可以互相发问,问的内容可以是公司的发展方向、业务范围,甚至是盈利模式等,由于大家都不在一个领域内,所以可以畅所欲言。

“当然涉及商业机密肯定不能说,但如果不是,就得真诚相待,有没有说真话大家能看出来。”微微拼车的王永回忆道,互相拍砖问答的环节过程中,大家的问题都挺尖锐,“譬如像广东芬尼克兹节能设备有限公司董事长宗毅,他明明做的是传统行业,但你会发现他又在做各种互联网公司做的事,所以大家都弄不清楚他主业究竟是什么,大家就会直接问,宗毅你究竟在干嘛……”同学们对同组成员的了解也特别细致,能很敏锐地发现他们正在发展的新领域,譬如十月妈咪的CEO赵浦,大家的关注点并不在他的主业上,反而是在他2014年8月成立的一家新公司——更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这是一家母婴健康服务平台,通过智能可穿戴设备作为切入点,为母婴提供个性化健康服务,团队核心成员十分彪悍,有苹果的前设计总监曾参与ipod、苹果一代、二代产品等设计。孙宇晨就直接问,“你怎么会想到做这个?”

内圈问答完毕后,则由外圈同学以同样方式进行介绍与发问。在近两个小时的时间里,面试官始终一言不发,只是默默地观察。一轮群面下来,学员们就可以自己勾选希望和谁成为同学,这也被作为录取标准之一。

“黄埔军校”里能学到什么?学员们的答案都不一样

而在考官的单独面试阶段,学员们所获得的问题则各不相同。

对于已有22年创业经历的赵浦,他们的问题是未来如何发展公益事业。对于正在发展新兴农业的赵翼,他们则更关注目前的用户量、企业未来的发展等。

但几乎每个人都会被问“选择湖畔大学的原因”,换句话说,大家来这里希望学到什么?

关于这个问题,每个人的答案都不一样,美柚CEO陈方毅的答案是“喜欢和聪明的人打交道”。乡土乡亲的CEO赵翼同意这种说法,和志同道合的人交流,不需要谈具体的业务也能从中获益。

王永的答案则是,马云从不成功到成功的过程非常传奇,很值得了解,“虽然说市面上已经有关于他的传说,但我相信这样的经历和闭门讲课时说的话是完全不一样的。”

除此之外,王永认为常年在自己的领域里发展,容易产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感觉,会变得盲目,忽略掉一些身边好的资源,但当这样一群非常丰富的资源聚在一起时,很容易就会产生合作。尤其是时下最流行的异业合作,未来在这里应该处处都能体现,课还没真正开始上,王永和Camera360CEO徐灏已经达成了初步合作,Camera360将会开辟一个专门的领域给使用微微拼车的人以图片的形式记录回家的路。而创业时间较长的赵浦则看得更远些。

赵浦1993年就开始创业,至今已有22年,他读过中欧,经历过长江,还是参加黑马营最早的一批创业者。他谙熟商学院里的各种门道。他直言,长江商学院不算传统的创业学校,它更偏向交友。而那时的中欧里大多是年长的创业者,在当时来看,读完中欧的CEO一般就会感觉到顶了,大家聚在一起更多时候是打打球、聊聊天,结交同一级别的朋友,“但这种状态不是我想要的,其实我们那批人的心态都太老了。”

所以他又参加了黑马营,希望听听年轻人的声音,他们的思维模式不一样,“通过和他们交流我能知道,我的一些想法是否有实现的可能”。赵浦举例说,譬如在2009年APP才刚刚出现不久时,他就通过软硬件相结合做了3D试衣镜。所谓试衣镜就像是一个大的屏幕显示器,消费者只要站在显示屏前,在屏幕上选择不同的功能和衣服款式,就能呈现出穿着该服饰的实际效果。更让人惊奇的是,随着身体的摆动,衣服也会随之而动,就像真的穿在身上,他同时围绕这个试衣镜开辟了几个有趣的APP。“试衣镜的硬件开发和APP软件的设计团队,我都在黑马营里找到了合适的开发商。”

在他看来,湖畔大学是与其他商学院都不一样的。他认为,一直有办学理念的马云,不仅仅是在打造一个务实的创业学院,同时还看中了这群创业者所形成的生态圈,“把他们圈在一起,实现最大化的价值。”

所以对于湖畔大学的意义,他看得更远些,他认为在湖畔交友对他没有多大意义。相反他更看重的是马云这个人,他认为未来民营企业里,BAT(百度、阿里、腾讯)将会影响整个战略布局,而阿里未来也一定会有很大的话语权,而作为创业企业也要面对一个站队的问题,“倒不见得我们一定要站队,但通过对马云未来战略的布局,对整个企业方向性把握会有很好的指导意义。”

但上课的时间曾一度让CEO们头痛,首期开课的时间,恰好是周二、至周四,公司最忙的时间。马云对此的解释是,“作为创业者,大家都很忙,导师也很忙,但就是要在这最忙的时候,大家一起来研究,一起来学习,一起来提高,一起来反思和总结。如果一个创业者或者企业家连时间都安排不好的话,创业也就很难成功。”

湖畔大学要求所有的学员一旦请假一天,则相当于放弃了5天学习。“再忙能忙得过马云吗?他都能抽身,我们就必须得抽身。”王永说道。

湖畔大学的精英们

 首期最终选出了35名的学员。纵观这份全新的学员名单,他们所在的企业今天未必有多庞大,但他们代表着各自领域的新生力量,他们对未来有着很好的前景和规划,且他们乐于学习,热爱碰撞。

微微拼车王永: 湖畔大学的诚意让他欣赏

 互联网企业的CEO也许是时下生态中最忙碌的CEO,他们一方面要不断更新信息爆炸时代随时可能转变的市场方向,一方面还要应对无数实力同样强大的竞争对手,稍有不慎,就可能粉身碎骨。

所以他们很忙,忙到每天凌晨还在工作,一天穿越几个城市更不过是平凡事。和微微拼车CEO王永约定采访的时间就是在凌晨两点至三点间,第二天见面则是在当天晚上的十点至凌晨。

约定的采访地点是北京一家酒店大堂的咖啡馆。记者离远就看到一个戴着鸭舌帽穿着一身休闲装的男人疲累地窝在沙发里,可是看到记者来,他马上脱帽和记者握手,也一改脸上的疲态换上了职业的笑容。

事实上,22岁开始创业的王永不是第一次参加类似的企业培训课程。27岁时,他就同时报读了长江商学院、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以及北大国际MBA班,前两者都录取了他,唯独北大国际认为他英文不好,拒绝录取他。“他不录取我,我偏要读。”爱较劲的王永在等待一年后,最终考上了北大国际。2011年他又在香港理工大学完成了博士学位。他对香港理工大学的印象颇好,“那里的老师很有诚意。”

他认为学校的诚意很重要,而湖畔大学的诚意也让他欣赏,在面试之前湖畔大学工作人员来找他谈了3次,让他终于成为了湖畔的学生。

王永是湖畔大学里公认最活泼的学生,人缘好,会搞气氛,不少同学还是经他推荐才一起来湖畔大学的。俏江南投资的汪小菲就是其中之一。同学之间的两个交流群都是由他建立的,人缘很不错,从面试开始,他就建立了一个是48人的面试群,一个是入选后的同学群,群名叫湖畔大学第一期。他不仅“监督”群里的同学发言,“小菲你要说说话了。”还主动调节气氛,发发美女照片,讨论下吃喝玩乐。“大家看,这是我和老婆在马尔代夫度假的照片。”但由于经常晒妻子的照片而被群里的小伙伴们称之为“晒妻狂魔”,王永对这个称谓并不服气,“实际上汪小菲也有晒,呵呵……”作为群主,他同时还肩负着维持群成员的稳定性工作,也就是不能随意退群。“面试后没有入选的同学有的退群了,他们说要自己组个群叫‘湖畔小学’,我赶紧又把他们一个个重新拉回来,不能一起上学还是可以一起玩耍啊。”王永笑着说,大家在企业里都是CEO,平时工作压力很大,很难找到知心的朋友交流,所以在这样一个群里大家会很自然变成朋友,没有阶层之分。

对于湖畔大学,他的期许不仅仅是当一名学生,他还以马云的讲话来要求自己,“马云说了,湖畔一期的学生是否优秀关乎他们的面子,但接下来的二期、三期甚至更远的学生们是否优秀则关乎我们(第一届学生)的面子了。”

这句话是马云在35名学员面前的集体发言上说的,在后来的录取通知书上,也明确表达了这个意思:“入学只是开始,湖畔大学第一届的学生将会是这所学校的共建者。”但有的学员仍然认为,这不过是马云老师的谦词,但王永不这么想,他当真了。他每天都在和学校的老师们共同讨论课程应该如何设置,用什么教材、谁来教,甚至提出班里应该设置班干部,生活委员、纪律委员、体育委员等,“由最不守纪律的同学来当纪律委员,由最会照顾人的当生活委员,管我们学习期间的吃喝。”而17年来,用“顺风车”搭载过数百万陌生路人的他,自然就是公益委员了。他还兴奋地告诉记者,由他自导自演的《顺风车》马上就要上映了,“我已经告诉群里的同学们了,他们都说必须捧场。”

乡土乡亲赵翼:认同阿里的价值观

 赵翼,是个自称老赵的80后青年。在人们认为只要报考了农大就会觉得孩子白养了的年代依然决定投身农业。不过打从一开始,这个科班出身的小伙子就是抱着“搅局者”的心态进入这个行当的,他要做的不是传统农业,而是新型农业,他要改变农民固有的“面朝黄土背朝天”形象,他把农民尊称为农作艺术家。

在曾经彷徨的时候,他加入了创业家黑马营,四处游学,虽然他笑称今天已经全忘了导师们讲了些什么,但是和身边那些志同道合的同学们的交流却让他收获颇丰。“我那段时间对于是否跳出来创业很纠结,但和同学们的各种交流中我突然觉得豁然开朗。“这种交流不需要谈正经的业务,只要随便聊天就可以达到。”他觉得其中最大的收益就是彼此的交流,在信息爆炸的时代,再彪悍的人也不可能掌握所有信息,在交流碰撞的过程中,也许就能找到未来的方向,2011年他成立乡土乡亲,从一杯茶做起,实现自己对酷农业的梦想。它上游连接茶叶生产者,实行契约制实名种植;中间由他们建立检测制度,实行全行业通用的透明溯源;最后提供给终端的会员制消费者。

为了让更多人了解他的理念,这个在唱吧唱歌只能击败全国4%用户的年轻人举办了全国巡回的演唱会。他的歌声可想而知,走调外加五音不全,但是他演出的场地却很高大上——北京的政协礼堂、上海喜马拉雅中心舞台等。看着他站在舞台上用红布蒙着眼睛放声歌唱,会让人很有穿越感,“越大的矛盾冲突就能激起越大的好奇心。”老赵的目的就是要打破大众对农民的偏见。为了让人们印象更深刻,他还会营造很多让人难忘的小细节,譬如当人们在寒冷的冬夜听完这样一场并不优雅的演唱会后,马上温暖他们的是一个热气腾腾的红薯。

他还会举办各种关于农业的论坛,请来农民、消费者和贩卖农药的人共同辩论,没有事先设定的主题,谁都可以说,有道理就行。

“很多人问我,你一个做农业的,需要这么未来感么?你会觉得,在国内社会,人们对于农民、对于生产者是抱有偏见的。农业本来可以很酷,很好玩。”赵翼说。

乡土乡亲成立四年时间,只发展了七位生产者,其中一半是台湾的农民。虽然台湾地区已经比大陆在这方面发达不少,本土就有很多农业竞赛,但是真正要被消费者感知依然不易。“要想办法让他觉得做了对的事情很骄傲,最可怕的是贩卖同情。”他将“茶农”的照片印在茶罐上,将他们变为为自己生产产品代言的大叔们。据说,年纪最轻的“大叔”三十多岁,最长的已经七十多了。

赵翼非常认同阿里的一个价值观——因为我世界有何不同,他希望自己的力量也可以推动这个世界向前进步一点点。

顶: 0 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