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人类而言,精神分裂症已被证明极其难以理解,更不用说治疗了。神经精神疾病具有影响人的情绪、行为和功能能力的一系列症状。认知障碍(可能包括记忆障碍)被认为是精神分裂症的核心特征。

    然而,迄今为止,尚无用于治疗精神分裂症造成的工作记忆障碍的标准化疗法,无论是治疗性疗法还是药物疗法。我们目前用于治疗的药物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控制精神病性症状,却漏过了认知性症状。

    哥伦比亚大学的研究人员现在认为,可能有一种方法可以治疗相关的工作记忆损伤。

    他们在小鼠实验中,成功地逆转了与疾病相关的SETD1A基因突变。研究人员在论文中称,这处特定基因的突变“大大增加了患病的风险”。

    哥伦比亚大学祖克曼研究所的神经科学家Joseph Gogos说:“成年小鼠大脑中SETD1A活性的恢复使其恢复了学习能力,我们感到很惊讶,这意味着这种突变在大脑发育过程中造成的损害并非不可逆转。”

    Gogos说,这是向前迈出的令人鼓舞的一步,它是“一种利用遗传学知识来甄别可在疾病发作后恢复成人大脑正常认知和细胞功能的药物的方法。”

    虽然小鼠并未罹患精神分裂症,但是携带这一突变基因的动物确实显示出空间记忆丧失的迹象——无法走出简单的迷宫。不仅如此,它们的前额叶皮层看上去与正常大脑截然不同,神经元更短,好像发育不良。

    处理这些细胞需要某种可以操纵SETD1A基因的药物。问题是,压根就不存在这种药物。

经过反复努力中,他们发现当另一个名为LSD1的基因被关闭时,SETD1A的负面影响就消失了。所以,重新启用LSD1抑制剂药物似乎是合乎逻辑的。

    神经科学家Jun Mukai说:“服用LSD1抑制剂的几周内,实验动物的记忆力得到显著改善。更加惊人的是我们在动物大脑中观察到,它们轴突的生长方式与健康动物相似。”

    更妙的是,作者说,这种药物可作用到造成记忆缺陷的内在机制上,而非仅仅针对症状。

神经科学家EnricoCannavó说:“我们已经找到了确凿的证据,证明[SETD1A]不仅可以指导早期发育,而且还支持成人大脑中正在进行的功能,如轴突生长。”

    该团队现在希望利用人类遗传学的知识在人体之中重新动物实验的结果,最终确定未来药物的作用途径。

Gogos说:“我们知道这些基因突变毫无疑问会增加人类患上精神分裂症的风险,所以我们就在白鼠身上诱导出相关突变。通过分析突变如何影响老鼠的大脑,我们可以推断出它们如何影响人类大脑的发育和功能。”

该研究发表在《神经元》上。


顶: 0 踩: 0